懒人听书小说网» 幻想奇缘 »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列表»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列表 替身原型马甲多(20)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在赘婿文里当首富(7)

文/千千鸟
推荐阅读: 东岑西舅

姜梦雨一路跑到家里的小区门外, 却再次犹豫了。

以前做过的种种事情不断在脑海中浮现,她还不止一次对姜喜月说过,要和她断绝母女关系, 离开得那么决绝, 现在却又搞得灰头土脸地回来,母亲怎么会接受?

她转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

一身灰尘,本来洁白的病号服早就在这几天的经历中变得皱皱巴巴还沾满泥土,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头发蓬乱,面黄肌瘦。

她从出生就是大小姐, 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镜子里的人是谁, 她都快要认不出来了, 母亲就算看见她, 估计也不会想到……

自己还有什么资本回去呢?

姜梦雨想着, 步伐慢慢停了下来,灰溜溜地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说话声。

“有消息了吗?”

姜梦雨身体一僵。

是妈妈的声音。

“没有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吧,提高一些奖励金,应该会有人提供线索, 已经离开四天了,我担心她会出事。之前她离开医院的时候, 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带。”

听着伸手不断传来的说话声,姜梦雨泪如雨下, 佝偻着背, 越发觉得自己没有颜面再回去。

今天酒店的工作并不忙碌, 早上的时候, 姜喜月才刚刚接到一条消息, 说是看到了姜梦雨,可是等赶过去之后才发现是一条假消息。

此时随便吃了点东西,准备再去最后一个片区发传单。

如果这里还是没有任何收获,那就只能往市外寻找了。

司炀微微颔首,道:“或许是姜梦雨小姐故意藏了起来,躲着不让我们找到。”

这是最大的可能。

“先去出发吧。”

姜喜月神色凝重,迅速上车之后,一边抽时间在后座翻看酒店这几天的营业资料。

抬头和司炀说话的间隙中,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的路边。

背影无比熟悉。

只会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也满是脏污,佝偻着背,整个人都蜷缩在一起。

看上去像是一个乞丐。

但姜喜月只看一眼,就觉得这人十分熟悉,她肯定认识。

甚至看着有点像姜梦雨。

“停车!”

吱呀一声。

车辆刚刚停下,姜喜月就迫不及待地下车,看到站在几米开外的人,心中更加肯定。

“梦雨?”

喊了一声,那个背影立即颤抖起来。

姜梦雨哭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心中又是慌张,又是惊喜。

没想到连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的狼狈模样,姜喜月竟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她擦了擦眼泪,却还是不断从眼眶涌出来。

哭声渐渐传来。

她才终于转过身,缩着脖子,有些不敢看眼前的母亲,眼睛里却又充满希望的光。

“妈……”

一边抽泣着,一边开口。

姜喜月看到她此时狼狈的模样,紧紧皱起眉,快步走过去,一言不发地脱下外套给她披上。

带着体温的衣服一盖到身上,姜梦雨瞬间痛哭起来。

“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都是我不好,我以前做了太多坏事,都是我的错。”

她越哭越离开,紧紧抓着姜喜月的手,嚎啕大哭。

姜喜月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姜梦雨就马上靠进怀里,汲取着她身上的温度。

过了两秒又突然反应过来,迅速钻了出来。

抽泣着道:“我身上太脏了,会把衣服弄脏。”

一边说着,一边要把姜喜月的外套也脱下来还给她。

姜梦雨以前什么时候这么为别人着想过?

要是自己觉得冷了,别说是担心把别人衣服弄脏,甚至直接把姜喜月的衣服扒下来自己穿都有可能。

短短几天,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脏了可以再洗,我们先回家。”

说着,她拉起姜梦雨转身往回走,一边吩咐站在车外的司炀:“我们回去吧,今天不用找了。”

这里距离家不远,两人没有再上车,姜喜月拉着她一步步走回去。

“冷吗?”

姜梦雨裹紧自己身上的外套,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母亲的温度,道:“本来不觉得冷,现在穿着妈妈的衣服,才觉得我每天在外面都觉得冷,只有家里和妈妈身边最暖和。”

住在外面的这几天,姜梦雨一直都在没人住的破房子里过夜,没有一件御寒的衣服,冷得根本睡不着,一夜一夜坐在角落里,回想着以前做过的事情。

往事历历在目,就越是觉得懊悔和痛苦。

想到自己掏心掏肺对待的朋友,想到一心利用她去偷东西的姑姑薛春白,还有最后听说她出事,就狠心将她从集团赶出来的父亲,她觉得心凉,但也觉得自己是活该。

以前关心她,照顾她的母亲在身边,她却不知道珍惜,反而把坏人当宝,落得现在的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想到这儿,姜梦雨的步伐又犹豫起来。

感觉到她的停顿,姜喜月微微用力,将人拉了过来,上楼回家。

“先去洗澡,我让司炀给你准备一点吃的。”

感受着浴缸里温暖的水,还有周围干净整洁的环境,姜梦雨悔不当初。

这么漂亮温馨的家,以前她竟然还嫌弃这里太小,此时在她看来,这里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她迅速洗澡完,把身上清理得一点污垢都不剩,才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间,见姜喜月和司炀正在厨房做饭。

母亲不会下厨,但为了早点准备好,还在卷起袖子在一旁帮忙,洗手做羹汤。

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饭菜,姜梦雨眼眶又有些湿润。

她已经多长时间没有真正吃过一顿好菜了?

要是在以前,姜梦雨是绝对看不上这种家庭小菜的,必定要求顿顿山珍海味。

可是现在,却觉得是美味佳肴,全是吃光才终于舍得放下碗筷。

她双手拘谨地放在膝盖上,两腿并拢,小心翼翼地不敢多占一点地方。

犹豫了好久,才终于敢开口询问 :

“妈,我们还是母女吗?我之前说过……”

姜喜月只是问:“你知道自己做错了吗?”

闻言,姜梦雨连连点头。

“我错了,我一直都做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话,不该和你作对,跟你顶嘴,更不该出去和那些人鬼混,把自己害成现在这样,你几次劝我,我还当作耳旁风。”

姜喜月仔细看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确定对方已经诚心认错,倍感欣慰,道:“你既然已经认错,并且改正,那就永远是我的女儿。”

姜梦雨心头一颤,直到现在,才敢紧紧抱住她,怎么也不愿意松手。

姜喜月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

过了好一会儿,姜梦雨才终于抬起头,低声道:“妈,我想要去警局,我要指控天上人间的罪行。”

“你不担心自己的事情被人知道,以后被人嘲笑了?”

之前就是这个原因,姜梦雨怎么也不肯出面,甚至直接从医院逃走了。

姜梦雨暗暗攥紧拳,似乎已经下定决心,坚定道:“别人的看法我掌控不了,更何况,我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早就被人嘲笑过了,是我自己活该,妈妈说得对,不能让别人也被骗,变得跟我一样。”

她想起那个面包店的员工。

这几天如果不是她可怜自己,每天给她送快要过期的面包,自己可能早就饿死了。

那样的人,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只要犯人不抓起来,就永远不会结束。

“我们现在就去!”

姜梦雨着急地站起来:“多耽误一天,就可能多一个受害者,不能再等了!”

今天晚上,面包店的那个员工就要去“天上人间”了,绝对不能让新的受害者出现!

姜喜月没想到她突然觉悟变得这么高,立即起身跟着她朝警局而去。

之前姜喜月报案,并且已经顺利取证,只不过姜梦雨这个受害者却迟迟不肯出面指认,而且最后还失踪了,没有办法,最后只能把嫌疑犯放走。

现在警局的人都在四处寻找姜梦雨的下落,正求而不得的时候,她突然出现,还是和姜喜月一起过来的。

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姜梦雨像是变了一个人,坚定地站在前面。

“我愿意出面指认,希望我能起到一个带头作用,让更多的受害者也出面,一起把那个人送进监狱!”

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坚定,但是双手却在微微颤抖。

一直到被姜喜月拉住,给与鼓励,才终于慢慢镇定下来,跟着警员去做笔录。

姜梦雨中午的时候回到家,下午四点到警局报案,一直到傍晚时分才终于结束所有笔录工作,和姜喜月一起离开。

他们刚走,警方立即展开抓捕行动。

此时在天上人间。

夜幕降临,之前帮过姜梦雨的面包店员工和朋友已经进了酒吧。

女生第一次来这样的场所,震天响的音乐让她不由自主有些亢奋,再加上周围狂热的人群,不知不觉也一起陷入其中。

过了一会儿,一个人走过来。

“小姐,我们老板请你过去喝杯酒。”

一边说,指了指走廊的方向。

女生转头看去,走廊的方向光线有些暗,比较安静,能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那儿,正对她招手示意。

“我们不认识吧?”

她有些犹豫。

对方却道:“我们老板喜欢交朋友,要是交了你这个朋友,今天晚上可以免单。”

闻言,女生顿时有些心动。

“天上人间”的消费不低,她也是下了很多的决心,才决定来这儿见见世面。

要是能省一笔钱的话当然好。

“那好吧。”

她点头答应下来,和朋友说了一声,跟着那个人朝走廊的方向而去。

老板陈哥热情地上前。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抱歉,你长得和前女友太像了,光线有点暗,我好像认错了。她半年前过世了,你能跟我说会话吗?我真的很想她,今天晚上我可以给你和你的朋友免单。”

女生有些犹豫,看眼前的人不像是坏人,反而一脸深情。

“好。”

“走,我们进去。”

陈哥拉住她朝里面走去。

女生瞬间感觉有些不舒服,想要挣脱,可没想到对方的力气很大,根本不肯放手。

“你干什么?先放开我,放手!我不想跟你说话了,我要回去了!”

陈哥用力把她拽进走廊,脸上的深情瞬间消失,反而目光冰冷。

“可我还想跟你说啊,怕什么?待会儿吃了药,你会求着我要的……”

闻言,女生脸色顿时大变,突然想起今天早上那个小乞丐的提醒,心中无比后悔,要是自己听她的话不来这儿就好了。

她不断挣扎着,眼看就要被拉进房间里去。

嗡一声。

音响发出尖锐的鸣叫,本来吵闹的音乐声戛然而止,整个舞厅都安静了下来。

警察站在门口:“所有人留在原地,配合调查。”

陈哥正在把人往房间里拽,见警察出现,迅速松开手。

“又怎么回事?尽管,你没凭没据的,不会又要抓我吧?”

“这次有证据了。”

警察直接上前将他铐住。“姜梦雨已经出面指证你的罪行,这次看你还怎么跑!”

闻言,陈哥脸色瞬变。

“她?她不是已经跑了吗?”

警察没有回答,直接把他带走。

女生心有余悸地站在原地,双腿有些发软,还好警察还得及时。

不敢想象要是再晚一步,自己会发生什么。

正想着,警察抬高声音:“谁是徐溪?徐溪在这里吗?”

女生听见自己的名字,一惊,慢慢举起手。

“是我,怎么了?”

警察将她上下打量一遍,确定对方没有出事,才道:“姜梦雨报案的时候提到你的名字,担心你会有危险,所以特意让我们帮忙看看,你没事就好。”

“姜梦雨?”

徐溪有些疑惑,“我不认识她啊。”

闻言,警察才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她。

“姜梦雨,这次出面指控陈强迷女干的受害者,多亏她及时出现,不然抓捕行动不知道又要推迟到什么时候。”

徐溪仔细辨析着照片中的人,隐约感觉有些眼熟,看上去更像之前面包店附近的小乞丐。

只是照片中的人衣着华丽,站在一栋漂亮的别墅前,表情一脸不屑,似乎对什么都看不起,和她认识的那个小乞丐简直判若两人。

不过那个小乞丐之前也确实说过,自己来过“天上人间”,还说自己很危险。

难道真的是她?

徐溪愣在原地,没想到自己随手的几袋面包,竟然还救了自己。

“天上人间”的抓捕行动曝光,第二天就传得沸沸扬扬。

姜梦雨作为目前唯一站出来的受害者接受了采访,呼吁其他受害者也能站出来,一起指控陈强。

但是一露面,以前她以前做过的事情也被人挖了出来。

小小年纪流连酒吧,喝酒玩闹,顶撞父母,花钱如流水,整天和狐朋狗友逃课早退,之前还在“天上人间”打过架。

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今年也才不过15岁而已。

一时间,流言四起,不少人开始指责姜梦雨,甚至有人说,她会落得这样的下场都是活该。

舆论急转直下。

面对这样的指责,就算姜梦雨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还是有些承受不住,多亏姜喜月的支持,才能继续登台,呼吁其他受害者一起站出来。

为了拿到更多新闻,甚至有些记者跑到了天问酒店采访员工。

不过因为姜喜月之前特意吩咐过,所有人不能接受任何采访,任何记者来了都是一无所获。

但是很快,他们又把主意打到了姜梦雨的父亲——薛诚身上。

面对记者的询问,薛诚义正言辞地反驳。

“我和姜喜月女士的婚姻几年前就已经破裂,那个时候姜梦雨还是一个听话乖巧的孩子,她现在变成这样,完全是姜喜月女士没有教导好孩子,与我无关。”

记者:“就算这样,姜梦雨也是你的女儿,你也有教导她的责任,对于现在她所做的一切,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薛诚一脸冰冷,似乎和姜梦雨就是陌生人。

“我和大家持有相同的态度,而且她跟我早就已经断绝了父女关系,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请大家不要因为她的事情而影响到对我和对MC集团的评价。”

说完,朝几人微微点头示意,随后迅速离开。

这段采访视频不断在网络和电视上播出。

姜梦雨早前已经知道了父亲对自己的态度,可是见他这么着急和自己撇清干系,心里一点波澜都没有。

转身见姜喜月从外面进来,笑着跑过去。

“妈,我刚才听说,有另一个受害者联系警方,愿意出面作证,是不是真的?”

“没错,我们现在就过去。”姜喜月道:“待会儿到了警局外,可能会有记者采访,你要是不想,我们就从后门进去。”

她已经看过现在网络上的舆论和薛诚的采访,有些担心姜梦雨的情绪。

“没关系。”

姜梦雨却笑了笑,道:“他们会这样我早就已经猜到了,没关系,舆论越大,越能让更多受害者知道。”

很多在“天上人间”出事的人,经历大致都和她相同,不是乖乖女,甚至有些叛逆,所以才会在出事之后不敢出现,担心被人责骂。

现在大家把火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其他人就不会被骂了。

两人迅速来到警局,果然看到外面站着好几个记者,一看到两人出现就马上冲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你知道现在网络上大家对你的评价吗?你是否觉得现在的遭遇是你咎由自取?”

姜梦雨紧抿双唇,深吸一口气道:“我以前确实做过很多错事,但不是我咎由自取,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罪犯送进监狱,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在这里,我再次呼吁其他的受害者,不要害怕,和我一起站起来,让伤害你的人得到惩罚!”

说完,两人刚要转身离开,姜喜月被几个记者拦住。

“姜女士,你有没有看过薛诚的采访?他说自己已经和姜梦雨划清界限,现在她变成这样全部都是你的原因,并且觉得会发生这样的事,姜梦雨自己也有原因。你是怎么看的?”

本来姜喜月不想接受采访,也从来没有理会过记者的询问,但此时听见这话,停下了脚步。

视线在所有人扫了一圈。

一时间,本来喧闹的记者们竟然慢慢安静下来。

姜喜月开口道:“没有人会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我对女儿的管教确实有所缺失,让她没有走上了歧途。不过,现在她迷途知返,愿意对自己做过的一切做出赔偿,并且主动站出来指认,这一点,她让我觉得骄傲。”

听到这儿,一直低着头自责的姜梦雨惊讶地抬头,看着母亲的侧脸,心中波澜起伏。

姜喜月继续道:“姜梦雨永远是我的女儿,这一点不会改变。”

此话一出,所有人立即激动起来。

没想到姜喜月给的答案竟然和薛诚截然相反。

说完,她没有再回答任何问题,直接带着姜梦雨转身进了警局。

不知道是不是这段采访造成了影响,前几天,只出现了一个受害者,可是在姜喜月和姜梦雨的话播出去之后,接下来的几天,又陆陆续续出现了好几个人。

她们都和姜梦雨一样,一时走入歧途,或者是被陈强所骗,甚至连家里人都不相信她们说的话,所以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直到现在,才终于敢站出来指证。

短短几天,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出现,竟然已经达到了十多个人!

震惊所有人!

就算他们知道,天上人间表面是个酒吧,背地里却做了很多坏事,但也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受害者。

她们纷纷表示,如果不是姜喜月和姜梦雨说的那番话,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会背负着这件事活下去,而且不敢告诉任何人。

案件进行到现在,舆论开始改变。

就连最开始指责姜梦雨,看笑话的记者,现在也忍无可忍,开始指责陈强的所作所为。

人证物证都已经集齐,陈强只能认罪,锒铛入狱。

案件中的受害者听闻消息,泣不成声。

至此,震惊全国的案件终于落下帷幕。

姜梦雨之前确实做了很多坏事,但最后悬崖勒马,带头出面指证,给以后所有可能遭遇此事的人都做了一个示范作用,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

与此同时,案件审判之前,薛诚和姜梦雨截然不同的态度也让所有人唏嘘。

同样都是父母,薛诚身为父亲,在出事后却急着撇清干系,甚至还说姜梦雨是咎由自取。

这样的人,竟然还是MC集团的总裁。

一时间,舆论四起。

几次公司高层出席活动的时候,都受到了记者的质问,呼吁薛诚出面说清楚。

可是在这个时候,薛诚却像是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不敢。

薛诚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当初是担心姜梦雨的事影响到自己,才会迅速撇清干系,现在却起到了反作用。

看着网络上的舆论,薛诚的脸色更加难看。

公司的董事都希望他能出面解释,可事到如今,他还能说什么?

“亲爱的。”

乔娜坐在沙发上,一边拿着手机翻看新闻,皱着眉。

“网络上说,你之前和女儿断绝了关系,是真的吗?她好像遇到了很不好的事,你不应该说那些话,应该站在她身边支持她的。”

薛诚连忙解释道:“我没有,是他们误会了,而且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想办法帮她。不过你对姜梦雨这个孩子不了解,她一直性格刁钻,无法无天,十五岁就敢做坏事……”

他说了一会儿,见乔娜皱起眉,连忙改口道:“不过那些都是姜喜月的错,以后我们结婚,要是有了孩子,我一定会悉心教导的。”

说着,上前轻轻抱住她。

乔娜被哄得笑起来,道:“不过现在出了这么多事,我们还是去看看她吧,孩子才十五岁,正是最需要父母关爱的时候。”

薛诚却一点也不想回去,恨不得永远不和他们联系。

可是见乔娜态度坚定,为了讨好她只能点头。

“好吧,那就去看一眼。”

——

案件结束后,舆论渐渐平息,恰逢开学,姜梦雨重新回到学校。

虽然因为之前的经历,不少同学对她有些不满,背后议论,但她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坦然接受后反而逐渐认识了几个好朋友。

不是之前的酒肉朋友,每天带着她去逛酒吧,把她当成提款机,而是真正的知心朋友。

现在她一放学,就在天问酒店跑腿,忙里忙外给姜喜月帮忙。

就连员工看到她的变化都十分惊讶,频频询问姜喜月。

“姜梦雨小姐现在变化好大,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昨天我搬东西的时候,她还主动来帮我的忙。”

姜喜月十分欣慰。

这段时间,姜梦雨的变化她也看在眼里。

“麻烦你们了,她什么都不懂,还请你们多照顾她。”

员工连忙摆手:“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而且姜梦雨小姐学得很快,学会了还能帮忙呢。”

现在天文酒店已经逐渐步上轨道,第一批客人中已经出现了回头客,而且反响十分不错。

姜喜月和其他人商量之后,准备再开几家分店,现在正在选址。

正说着,房门突然被敲响,姜梦雨探头进来。

“妈?你现在有时间吗?”

她脸上粉黛未施,看上去青春洋溢,满脸笑容。

“有什么事?”

姜梦雨匆匆跑进来,拉着姜喜月的手撒娇:“妈,我最近正在厨房帮忙,学会了几道菜,你去帮我尝尝好不好吃,好不好?”

姜喜月有些无奈。

虽然现在姜梦雨已经重回正轨,却对她粘得紧,又是撒娇又是讨好。

她看了看手里的资料:“等我这些之后再过去,可以吗?”

“没问题。”

姜梦雨二话不说答应下来,激动道:“那我再去练习一会儿,把手艺练到最后再来叫你,妈,说好的哦。”

说完,转身正准备离开,司炀匆匆从外面走进来。

看了一眼靠在姜喜月怀里的姜梦雨,低声道:“姜总,薛诚和乔娜正在大厅,说是来看姜梦雨小姐的。”

姜喜月眉头一挑。

“现在来?”

之前出事的时候,薛诚二话不说就和姜梦雨撇清了干系,还说以后不会再联系,这时候怎么来了?

她想了想,转头朝身边的姜梦雨看去,问:“梦雨,你爸爸在楼下,你要见吗?”

姜梦雨想起自己之前被赶出MC集团,刚想要拒绝,最后又改口。

“妈,我也有些话想要和爸爸说,让他上来吧。”

姜喜月微微点头,朝司炀看去。

“带他们上来。”

薛诚和乔娜提着礼物站在酒店大厅。

以前他和姜喜月没离婚的时候,也曾经来天问酒店看过,当时这里就是一家随时都会倒闭的破酒店,可是现在一看,虽然风格和以前没有变化,却因为一些小摆设和巧思,让整个风格都发生了改变。

他紧皱着眉,没想到姜喜月竟然真的有两把刷子。

短短几个月,就让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只是他才刚刚出现,酒店的员工就频频朝这边看来,虽然礼仪上没有任何瑕疵,但却能明显感到不欢迎和嫌弃的态度。

乔娜平时一直住在国外,从来没有见过中式的复古风酒店,好奇地张望着,一脸激动。

“好漂亮的酒店,没想到姜女士竟然这么厉害。”

薛诚心中不屑,嘴上依旧附和道:“确实,不过酒店之前一直如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两人说了一会儿,才跟着司炀朝楼上走去。

一直抵达顶层,看到坐在办公桌后的姜喜月,薛诚愣了一下。

惊讶地看着她。

记忆中,他这个前妻有这么漂亮吗?

四十岁的年纪,早就已经是年老色衰才对,离婚之前见面的时候,对方也是一脸憔悴,就算保养得不错,也根本比不上年轻漂亮的乔娜。

可是眼前的姜喜月,看上去丝毫不像四十岁的年纪,皮肤看上去没有一点瑕疵,竟然和二十多岁的乔娜不相上下,而且五官更加完美。

薛诚看着发呆,司炀的声音突然传来:“薛先生,您有什么要说的吗?”

他迅速回神。

“是我的未婚妻乔娜听说了梦雨的经历,心疼她,想要过来看看。”

说着,抬脚走到姜梦雨面前,一脸自责道:“梦雨,是爸爸没有教导好你,让你受委屈了,你别怕,爸爸一直会支持你,相信你的。”

姜梦雨看着眼前的人,心里却没有丝毫波动。

“爸爸之前说过的话,我都还记得。”

闻言,薛诚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下。

一旁的乔娜道:“梦雨,你爸爸前段时间太忙了,不知道你出了这种事,现在一直很后悔,你别生他的气。”

姜梦雨却摇了摇头。

“阿姨,我之前确实做过很多错事,我离家出走之前,曾经去找过爸爸,请求他的帮助,但当时他却只是担心我影响到他和公司,所以把我赶走了。我现在说这些并不是觉得委屈,反而要谢谢爸爸,让我看清楚了很多事情,也希望您能知道真相。”

乔娜睁大眼睛,一脸不敢相信。

“阿诚,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薛诚的脸色十分难看,没想到姜梦雨会直接说出来,连忙解释道:“肯定是梦雨理解错了,当时我是想让她先回家休息,等我忙完就去找她,可没想到她理解错,就偷偷跑出去了。”

闻言,乔娜更加疑惑,视线不断在几人身上打转。

姜喜月站起身,道:“话已经说到这儿,乔娜小姐,你愿意相信谁,相信你有自己的判断,你们的关心不管是真是假,我们也都收到了,如果没有其他事,那就离开吧。”

“等等!”

乔娜却道:“姜女士,你和你女儿说的那些,我相信,不过薛诚说的我也相信,你们之间应该只是发生了一些误会,我希望你们都能解开这个误会。”

她想了想,突然笑起来,高兴道:“这样吧,阿诚,你不是正在给我爸找酒店吗?我看天问酒店就不错,就让他住在这儿吧。相信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你们就不会再相互误会了。”

薛诚皱着眉,一脸难以接受。

误会?

这其中根本就没有误会。

要是真的住下来,乔娜反而会发现一些不能让他们知道的事情。

可乔娜却已经打定主意,对姜喜月道:“姜女士,是这样的,下个月我和薛诚就要订婚了,我爸会从国外来参加,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酒店,相信我爸也会很喜欢的。”

姜喜月知道乔娜的父亲。

目前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第二的大人物。

虽然薛诚让人不悦,但要是这样的大人物入住,肯定能进一步提高知名度。

在薛诚拒绝之前迅速点头答应:“可以,天问酒店全体员工欢迎至极。”

闻言,乔娜大喜,挽着薛诚的手臂。

“太好了,爸爸说了,这次订婚会送给我们一个大礼,他准备用之前买下的血钻给我做订婚戒指,一定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婚戒!”

可薛诚听见这话,却根本笑不出来。

※※※※※※※※※※※※※※※※※※※※

感谢在2020-12-19 23:57:37~2020-12-20 23:27: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芳草香、薛羽星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女配一心学习[快穿]》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